苟安

住院日记

Day1
今天是我进院的第一天,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住院。只不过一觉醒来就来到了医院,妈妈略显担心的走到我的床边充满血丝的眼睛充分表明她的疲劳,我不忍看见她只能安慰“妈妈别担心我还好。”我试图安抚自家父母为我操劳的心,但隐约感觉我似乎遗忘了什么。
今天的天气很好,鸟儿无拘无束的落在枝头唱着欢乐的歌这一切都很美好。远处传来的几声狗叫声又让我想起小维,那是我很早以前养的狗我也忘记出于什么原因而养。
白大褂的医生告诉我我很快就可以康复,但是我不知道我生了什么病他们也并不想告诉我只好不去追问。今天来看望我的除了家人还有尤里,他依然想以前一样恶狠狠的说了几句但我认为那是他的关心,他盯着我发愣了会我去询问他又很慌忙的掩饰过去但是我仍听见了他嘴中像是在喊谁的名字。
在医院里闲着无聊,那里并没有电视也没有我喜爱的炸猪排盖饭所以我决定写日记来记录下我的日常。
这是第一天。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吧毕竟粮也不缺我一个。

真希望一开始就拒绝披集就好了。
这是勇利看见尤里咬紧牙关硬是在〈不如跳舞〉的别致伴奏下滑完整场冰的想法,璀璨的金发飞扬于阳光之下加上精致面容的加分就算音乐的奇特也算得上是不错的画面,身边的人已经憋笑许久终是在音乐结束那时笑出声,浩大的场子里回荡笑语勇利敢发誓他已经看见尤里头上那个快要显形的十字。
这闹剧开始于半个小时前“难得大家聚一次,玩个游戏吧!”披集的一句话,这主意当然得到了不少人的同意被维克托拉着勇利在威逼利诱(雾)下也逃不过一劫,本以为就很自然的游戏显然勇利是天真了。第一个遭殃的便是上文提到的尤里·普利塞提,手气不好的骰出了个赤红的一很显然的出局呀而刚好这次的赢家是开门红的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 “那么就用光虹家的一搜歌来舞一段吧”他是这么说的,从而有了上面的场景。
事不过三,维克托他们也就完了三局就完了天边也是划出一道暮色。随着接二连三的再见声诺大空旷的室内也徒留勇利和维克多还在“勇利!”维克托从背后扑至人背后特意留意将险些摔倒的勇利扶正,将定时好了的手机随意摆在一旁不由分说就拉着勇利滑到冰场中央。这下勇利也不知道他这思想出奇的教练又要做什么事情只好任由对方“勇利我们来试试刚刚尤里的惩罚吧不过换一首歌,这能让我们更默契不是吗?”回想着刚刚人的动作定是拒绝不能勇利也就默许下来。悦动的鼓点随音乐倾泄而落,落日的余光洒下逆光的两人身姿随之舞动,分离又相重。音乐渐近尾声进度条在时间下消逝,维克托在最后一个动作下靠近勇利磁性的声音与歌词交融
“I think i wanna marry you.”

勇利从小就很喜爱维克托到甚至可以说是头号迷弟。
这是维克托一直都没发现的,应该说神经大条还是什么维克托只把勇利一直以来对自己行为而偶尔表现的过分激动全当做对于自己的崇拜而导致的。
当然这一点也是维克托在看见勇利仓促掩饰下还是没遮掩住掉出维克托的照片以及墙四围的超大海报后而感到兴奋的原因。
“勇利”维克托率先打破这寂静颇有兴趣的依靠在房门上,单单叫声勇利的名字似等着人慌乱解释,嘴角勾起的弧度像得了糖的孩子一般。而站人对面的勇利则刚好相反在维克托推开木门的一瞬脑中的那根筋就啪叽一声断了,惊慌失措的掩饰、低下头颅四处游荡的眼神与支吾的话语无不显露出声音主人的慌乱。此刻勇利的心似乱麻般缠绕在一起,不断思考人会怎么看待自己厌恶亦是…轻视?维克托当然没有忽略现在勇利的反应,听不清维克托嘟囔句了什么就迈着稳缓的步伐上去拥住不安的小猪,动作轻柔的像对易碎品。感受到怀中人明显的一颤后维克托凑在勇利颈部轻启双唇语气轻快愉悦的如偷了腥的猫咪“我都没想到勇利这么喜爱我呢。”摄人心魂的冰蓝色眼眸移到掉落在地上的照片,那是维克托第三次夺冠的照片照片中的人意气风发眼中就装着万丈星辰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不过那是过去式,勇利应该看着如今活生生站在他面前可以陪他的。
维克托松懈下禁锢勇利的双臂完美的微笑挂在脸上平视着勇力唇瓣一张一和翕动吐露出心中的话语,勇利的表情呆滞定格在那一刻随机溢出的笑意是对于维克托最好的答复。
“勇利,我爱你。”

那个第一次尝试真的真的希望有人会喜欢,虽然不可能吧。请多指教,第一次用这个应用发东西,好像是必须配照片才可以发……如果可以不用配的话请务必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