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

不说一声“早安”吗?

意识流
ooc
这只是开端吧,正文一个字都没出
双雷安
他们矫情是我的锅对不起!

夜色阑珊,海平线那端微微亮像是鲸鱼的白肚皮,晶莹莹的。安迷修由上往下眺望,只见几只赶早的海鸥踉跄翱翔过海面,安迷修迷迷糊糊的脑袋还没甩去初醒的迷茫,只是脑中一片模糊中好像想起曾与人在下面这片浅海滩打闹过,精力充沛的少年闹累了就毫不在乎的瘫在湿润的沙滩上任由暖和的海水冲刷脚丫。然后自顾自宣誓着远大的目标,你一句我一句,最终互相挖苦有像是关系亲密的好兄弟信誓坦坦的扬言要一起追逐所谓的“公平与正义”。然后自己被师傅接走,另一个等着回到拘束他的地方。

现在那个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少年也已经在名为安迷修的这个舞台上退场,给台下那唯一的观众留下零零散散的回忆,然后这些仅剩的也还是被他人雄踞。

思绪越飘越远,在安迷修以为下一刻会看见他们倆打不知道第几次架的时候一声吆喝终止了他,那声音熟悉的很。

“安迷修你发什么呆呢,你可别在出神的时候被人杀了。那我多没面子,对手轻轻松松被那些鶸鸡干掉。”

雷狮一如往常的那种嚣张语调轻易的让安迷修的眉头皱起,可是对方说的又不是毫无道理,自觉自己是在矫揉造作过度加上这也算是对方别扭的关心,安迷修也就在心里压下了不满。

雷狮来的时候已经是朝阳出现了一半的时候,刺眼的橙光占据天的一方,安迷修像是又将自己抛入回忆的模样凝视着远方。

“早安。”

他的话不轻不重、不急不缓、也不对哪个人说,只是深藏眷恋。
雷狮站在他的身后,懒洋洋的回了一句话
“早安/早安”



还没扯到正点,他们之间的故事还没开始,尴尬 下面应该就是这篇的序章了。

海上的夜晚是寂静的,海风带着腥咸味略过五官,船只吱呀吱呀的在海上的运行,晃动的船身引得本来就疲倦的身躯更加沉重。

“哟我们的骑士先生,现在都没睡?”

安迷修扶着船窗向远处眺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没有转头不理会来人带着戏谑的话语,雷狮倒也不恼只是慵懒的挂在他的肩上,安迷修象征意义的挣扎了几下调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雷狮,你什么时候才放我走。”

安迷修冷不丁冒出一句,他还是望着远处,星辰的余晖揉碎了融进他的眼睛却又像是被隔绝在外闪耀的只是反射出来的光芒。雷狮随意瞥了一眼不说话,安迷修叹了一气早知道结果如此。

安迷修是被绑上来的,当初只是为了为一个弱小的姑娘结尾和雷狮打的不相上下,结果却不知道惹上了个大麻烦——雷狮海盗团。以至于当天晚上他被绑票的时候还懵着,当他恶狠狠的逼问雷狮原因时,这个恶名昭著的海盗只是笑的猖狂扔下一句“有意思”,时至今日安迷修还是不理解那句话的意思。

不过在这长期的免费“旅行”中安迷修已经摸透了这个海盗的性质,例如他会在胜利后独自狂饮用朗姆酒,虽然是海盗一般对其它不攻击他们船并不烧杀掠夺据说是因为太弱了没什么好玩的,对自己的时候嘴很毒,有时会很认真的看着自己,醉后偶然会不经意给予一个算是温情的吻。安迷修突然有些茫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在意一个恶党那是他的信仰所无法认可的。同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拒绝那个带着浓厚酒气的吻和某次夜晚上心里悄然滋生的感情。

安迷修例行的思考被打断了,雷狮不知何时凑上他的耳朵展开撕咬。雷狮犹如对情人一般轻缓的,温柔的说“上了我的船,那就是我的人了。”

夜色愈发黯淡,只有昏暗的灯光撑起一点光亮,模模糊糊的为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宣告存在。

进入雨中

日常ooc
不想填坑反正没人看
emmmmm写什么鬼东西
如果有人看的话太感谢了!为您打call!

雨幕中只是零碎的路人冲过,街道边被不断打湿刷洗的玻璃窗似将世界隔绝成两半,此时心中总会冒出孤单的思绪。

而雷狮顾不上这些矫情的感情,他狼狈极了。湿透了的衣衫勾勒出他姣好的身材,雨点顺着他的发丝滑落与它的其他同胞融为一体,随意糊到耳畔的头发也充分表现了他现在心情的糟糕。雷狮急匆匆的躲到一家店的屋檐下,等待他勉强整理好自己的行装后才施舍心思瞧起这个暂时的避难所。

店内暗黄色的灯光看起来温馨暖活,几点棕褐色的桌椅恰好配上灯光,突兀的柜台闪着蓝光明晃晃的端在那却怎么想也不会太尴尬。旁边站了一个人,一个大概年龄二十左右的青年人。雷狮也不知怎么的慢悠悠的打量那个青年人,柔顺的头发贴着领口露出的白皙脖颈,锁骨分明的刻在上面,修长的身躯应该是经常锻炼看上去爆发力十足,常绿树叶一般翠色的眼眸中毫不掩藏的柔光像是午后洒下阳光。雷狮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生根发芽,不是什么一见钟情的套路,只是觉得好像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并不喜欢这种被操控的感觉,急躁的蹂躏着自己的头发片刻才意识到什么

等等,眼睛…?   雷狮才回神发现自己已经与对方对视许久,且被围观了自己自顾自的纠结动作

里面的青年像是没看见前面那一段情景一般笑着朝外面的雷狮说了几字,雷狮透过斑驳的窗户仍辨认出那句影响他后生的短句。

“从雨中进来吧?”

雷狮要是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大概会沉默着转身离开。但他现在不知道,像是有一双无形有力的手推着他的后背催促他进去。
他踏入了那家店。

我家妖怪怎么会这么良好

日常ooc,嘛无视无视。每次开一坑,从来没填过。给大家比心心。名字什么的完全不会取哇

皎洁的月光倾泄在调养生息的人上,几点小虫蹦跳着落在他的脸上又扑棱棱飞去。若是忽视他衣服上粘稠的猩红液体,可能也是一副可观的画面。
在这下一丝举动都会将这静谧打破,雷狮勉强拖起沉重的眼皮,与生俱来的反应让他一下子就找到了发出噪音的那个草丛。藏身在草丛中的不明物像是感受到了雷狮压迫的视线,静止片刻后干脆走了出来。他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黄蓝两色的线条各从头蜿蜒至末端,线条中间由墨黑重重的按下浓厚的两笔,面具只有这样的装饰,说单调也不。消散在空气中的妖气要不面前的是雷狮,大概会觉得他就是个人类吧。雷狮皱眉思索着妖怪的目的,气氛的凝重压抑他的神经不由发痛,对面的妖怪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般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
“你…受伤了。放心我不会攻击你的,胜之不武。”
雷狮也不知是不是相信对方的话,颇有威胁意味的等了他一下就昏过去。

再睁眼是刺眼的朴素的木屋屋顶,雷狮用尚是完好的右手撑起身子活动下绷紧的肌肉,连带袭来的痛楚使他的思维逐渐清醒。检查自己过后确保了身上并无缺失后才慢悠悠的看向那个带自己回去的身影。就不远处是正在生火制作食物的安迷修,他专心到似乎还没注意到雷狮已经清醒。雷狮的视线晃着晃着转移到墙上的两把剑,剑柄分别由不同颜色的剑穗牵着正好是他面具的两色,让雷狮琢磨的是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

双剑,这无疑让雷狮联想到最近除妖师间流传的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安迷修。说起安迷修,雷狮倒是有所耳闻,据说他拥有难得一见的强大妖力却从未伤人,所做的也只是从除妖师手中救下弱小妖怪罢了。

谜之想开一个赌局的坑。枪局的那个来着
堵上自己去杀死对方。一边做一边将枪抵住对方,等着命运来定局。

安迷修觉得这个交易有违公平(1)

怪诞小镇pa,冒险者雷×恶魔安
ooc大概改不了了
剧情跳来跳去,很迷_(:з」∠)_

漆黑的夜晚只留下微弱的月光来照亮前路,雷狮小心翼翼的漫步在原始森林中。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本日记,它是雷狮在这个小镇中一处隐秘的地方所发现的,破旧的扉页似乎象征着历史的痕迹,好像风轻轻一吹就会支离破碎似的,日记的封面上还画着黑色的骷髅头。若不是这块区域根本没有海,雷狮第一眼还以为是哪个已经葬生在大海中的海盗的日记,不过是谁的并不重要,因为雷狮已经将他占为己有。
翻开书页,却是与外表截然不同的奇妙记录:小矮人、独角兽、巨人……以及恶魔。这无疑是勾起了雷狮对这个小镇仅存的好奇心,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探索这个小镇背后隐藏的秘密。

“第五课松树下的左拐处,画好图像后点燃四根蜡烛……”雷狮随手折下树枝在土地上画出双剑的图案,然后一次摆开蜡烛。泛黄的纸页上写着如何召唤那个梦境之主的法咒,雷狮凭着几点烛光断断续续的念出口,还不忘吐槽有多么中二。几会儿几乎没什么异变,雷狮不禁皱起眉头怀疑自己是不是大半夜犯傻了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恶魔,居然还特地做什么奇怪的仪式。
“啧,果然就是个谎言吗。本大爷就不应该相信恶魔这种虚无的东西存……”
话语突然被抑制住,黄色火焰剧烈燃烧起来骤然变成了莹绿色,怪想鬼火的。狂风大作,可短短几秒有诡异的戛然而止了。一切都停在了刚才,包括时间,树叶还呈现出被大风吹乱摇曳的样子。雷狮两三步并做一大步跨到法阵前,之间图案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同时协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只存在一瞬间就消散在空气中无影无踪但雷狮还是感受到了,这明显试他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雷狮还是不知道哪天失去的是什么(1)

双箭头,可能是be也可能是he不定。第一次写不知道什么鬼东西,为安迷修打call!!!很中二,肯定ooc还特别严重。雷安。扯了这些还没进入正题
没问题的话↓

飞蛾迷恋的围绕着一闪一暗的路灯飞舞,拉长的影子透过人群却止步在小巷前。铁锈气混杂着垃圾味充斥整个巷子,并不好闻。雷狮喘着粗气拭去嘴边还未凝结的鲜血,一副狼狈的样子,而他对面瘫靠在墙壁上的安迷修很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看上去更为可怜,但他那双深绿色的眼睛还是携着警惕死盯雷狮。

安迷修的眼睛很漂亮,恰到好处的碧色似春风卷过林间,少一分太萧瑟多一分太黯淡,当它直视他人时大概会让人沉溺其中一时也忘记时间吧。雷狮很满意的享受这双眼睛只对自己才流露出敏锐,半晌才慢悠悠的开口

[喂安迷修,你看我们打了这么多架了。那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想过变一变?]

雷狮瞅着眼前的人脸色变得古怪,像是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安迷修想扒开雷狮的脑袋看看他又要搞什么事情,可话到嘴边就被他直勾勾的眼神逼的各种不自在也就只好作罢。安迷修尴尬的咽下混合着血腥味的唾沫,思忖片刻后含着模糊不清的笑意拖慢声音回应人不知道哪句话
[我会有拒绝这个选择吗?]
[当然不可能。]
相对的是一个镌刻了狂妄的笑容。

哇——他们真的很好,可是我不会写不出他们的好!